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Jenny | 15th Jun 2016 | 醫學研究

(8)很少人知道法醫官的工作

死于他殺,還是溺水?

法醫醫生接到了一個體檢驗任務,死者是個老太太,暴死在自家門前小池塘里,到底是意外還是他殺?警方請求醫生到場復勘。 老太的體被發現是在當天下午三點多,村民到當地派出所報警,說老太落水身亡。有兩個臉盆,這臉盆就是洗衣服,已經上過肥皂了,另外一個臉盆,有幾件在水里已經漂洗過的,放在這里面,所以給人一個初步的印象是,好像老太在洗衣服的時候,不慎由于疾病或者某種原因掉進水坑里邊就死掉了。初步調查,認為凶殺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,因為老太生前與人相處和睦,與老伴和家人的關系也很融洽。種種情況表明,老太極可能是心病突發而意外溺水.......

醫生在解剖體時,卻發現老太身上有不同程度的損傷,而這些傷的形成又似乎透露出某種隱情。她的兩個手背上有皮下出血,那麼當時考慮她自己溺水的話,自己淹下去的話,意外的話,她不可能就手上有皮下出血。 落水的老太太手背上有著一塊塊發青發紫的皮下出血,總覺得這傷來得蹊蹺。對于這個質疑,有偵查員提出,老太被村民從水里拉上來後,村民曾用掐人中等,急救辦法搶救她,但都沒有成功。那麼老太的皮下出血,會不會是村民們在七手八腳,實施急救中造成的呢?    

人命關天。每到一個命案現場,醫生一看體,二看現場,三聽匯報。這次,在做完這些工作後,他給出了一個驚人的推斷﹕老太死于他殺!    

案情分析,總結了死者傷情的特點,損傷面積大,主要表現為皮下出血,而且這些損傷在四肢的分布多半是對稱傷。醫生斷定,老太的這些傷是生前傷,而不是死後傷! 死後也許是遭到一點暴力,但可能出血就不明顯。老太生前受過暴力毆打,那麼導致老太死亡的原因,究竟是溺水還是這種暴力毆打呢? 經過解剖證實,她落水的時候沒有死,因為氣管里面有泥沙,胃內有一些水,結合頸部唇面部這些出血,當時判斷是掐,應該說是掐昏,而且很快就移到這個水坑里,從這個死因上面來分析,最後她死,還是溺水死亡。   

發現體的水坑是第二現場,案件的第一現場距離水坑一定不遠,並且是相對比較光滑的地方,才會形成老太身上大面積的皮下出血。而這些皮下出血又呈現出新舊不一的狀態,老太生前很可能遭受過嚴重的家庭暴力!第二個,這個人是經常受到欺負的人,否則就不可能新舊不一的,今天打她兩拳,明天打她兩拳,一般情況是家庭暴力,分析這個犯罪嫌疑人可能就是她身邊的人。    

醫生曾經參與-----千島湖3-31特大搶劫縱火殺人案等,重大案件的偵破;作為法醫,他立足現場、把握整體的分析,屢屢為疑難案的突破立下汗馬功勞。老太之死,醫生的分析有理有據。當地警方開始圍繞老太的親人,特別是其丈夫季某進行深入查訪。結果證實,事發當時,重點嫌疑人季某正在村里開會。這個結果,讓醫生陷入了尷尬和巨大的壓力中。    

第一個,他丈夫沒有作案時間,第二個,初步調查,也沒有反映出有過節之類的可疑線索, 其實,醫生的壓力在于,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,尋找更加充分的依據來印證自己,避免偵查走彎路。第二天一早,再次去了案發現場。老太家光滑的地板,家門口的水池、水池邊的臉盆,這些讓醫生認定,凶手就是老太身旁的親人。這兩個臉盆里面的衣服應該是偽造現場,第一現場就是他家里,在這里遭到攻擊、掐頸,犯罪嫌疑人跟死者有搏斗、打斗過程,因此她身上的一些突出部位皮下出血。    

幾個小時後,案子破了。醫生對嫌疑人的刻畫準確無誤,凶手正是老太的老伴季某,而殺人的過程,正和分析一模一樣。當然,醫生還沒想到的那個矛盾環節。案發時,有人證明季某在村里開會,並不具備作案時間。那麼,這是怎麼回事呢?雇凶殺人,醫生沒想到雇凶殺人。事發幾個月前,七十多歲的季某因為外遇有了殺妻的念頭,于是先和他的情婦商量好謀害步驟,由情婦的姐姐來實施,然後再偽造一個意外溺水的事故現場。  

  對自己沒能想到雇凶殺人這一點,醫生很在意。他說,成功的快樂只在瞬間,失敗的教訓卻是銘心刻骨。錯也要有錯的道理,把里面的依據要找出來。為什麼錯的地方要找出來,某個方面的依據可能用錯了,這方面的依據到底是我人為判斷錯誤,還是確實客觀的環境在變。命案的真相就在體和現場當中,關鍵在于如何將二者關聯起來。在失誤中吸取教訓,在教訓中積累經驗。

屍體檢驗, 提供死亡的理論-----1

體檢驗, 提供死亡的理論-----1

屍體檢驗, 提供死亡的理論------2

體檢驗, 提供死亡的理論------2

屍體檢驗, 提供死亡的理論-------3

體檢驗, 提供死亡的理論-------3

驗屍官或病理學家--------提供死亡的理論

不管是無犯罪事實的災禍或是掩飾了的謀殺,驗屍都是測定在謀殺案件中死亡原因的最精確方法。"死因"描述了死亡是怎樣發生的,不管死亡的方式是意外、自然、自殺或是謀殺,測量的方法將會依靠該情形和案件種類的變化而確立。由于解釋每一個單獨案例的可能性是相當困難,下面是一些普通例子。 

案例一(上吊受害者)     

身體被吊起,通常有死于缺氧的癥狀。這包括有皮膚藍色、眼球血管爆裂和肺部膨脹。驗屍官檢查頸上的繩索痕跡,如果其邊緣紅腫,則受害者上吊時還是在生的。然而,如沒有像炎癥哪樣的痕跡,則暗示受害者被吊上去前已經死亡了,並借此作為掩飾。繩痕將會與犯罪現場的繩子核對,繩子痕跡與現實的繩子有輕微的差異,將會確切地暗示該繩子是不是謀殺的工具,受害者是否因缺氧而死,和頸上有否明顯的瘀傷。痕跡會引導找到謀殺武器。按一般的規則來說,所有在頸上的繩子痕跡都應該是倒"V"型的,這是因為繩結在頸上擦傷並形成"V"字形的尖端。 另一些顯示,當頸被扭斷時表現為謀殺。勒殺通常會弄斷頸上的舌骨,但上吊是很少弄斷此骨的。該骨的破損度是勒殺的標志,說明受害者是被用手扼殺或是用其他的工具(如繩子、帶子等)。勒殺時,死亡可能起因缺乏空氣。但更有可能是由于故意的頸部壓縮導致一種"vegal"的狀況。這是由于刺激頸部的"迷走神經"引起心停止跳動。在案例中舌骨沒有斷裂,但口鼻周圍有腫痕,死亡原因顯示"透不過氣來",所以因缺氧而死亡。  

案例二(遇溺受害者)      

在水中發現的屍體,可看到受害者的氣道和腹部有水和肺部腫脹。如果在這樣的現象,則認為受害者是遇溺了。是謀殺還是意外則需要調查員去核實。更進一步的檢驗將會揭示真相。如肺部有出血,則暗示遇溺期間有過掙扎。驗屍官會找到其他的證物,如﹕樹葉、樹枝或在死亡現場附近的其他物品,包括抓在受害者手里的物件,這顯示受害者為了救命,亂抓靠近他身邊的東西。在喉部的檢查中,"痙攣"揭露受害者的突然"寒冷"會引起即時心病發作。揭示身體在入水前是否還活著,可通過一種簡單的藻類來分析(已知的矽藻)得到結論。在屍體中發現的矽藻可與水中的矽藻作比較,如果吻合,則入水時還是活著的。否則,在入水前已經死亡。驗屍官將通過其他傷痕的探討來判斷是否謀殺。在某些案件中,低體溫可能比遇溺更容易致死。當人體的核心溫度下降到低于305K時,身體的黴促反應便開始慢下來。低體溫是因長時間暴露無于寒冷環境下的結果。

案例三 (縱火受害者) 

當在火災現場發現屍體時,首先是檢查屍體的呼吸道有無任何煙灰痕跡。煙灰的存在將暗示死亡是由窒息引起的,受害者缺氧死亡。其次,血液樣本會被分析,這包括在血流中的氰化物或二氧化碳的存在和其他有毒物質。氰化物毒藥標志了死亡原因,它是由于人造物質(通常是家具)燃燒而釋放出來的;在其他案件中,屍體的鬢角會有紅腫的邊緣(由于紅細胞嘗試修復燒傷的皮膚)將被確定為受害者死于燃燒。身體的傷口和破損的地方開始會被認為是由于火燒引起,但如果有流血的跡象,將可斷定在著火前受害者已經死亡,這意味著火災只是掩飾險惡罪行的現象。  

死亡時間 

當有人死于神秘事件時,法院的科學會提供一定數量的解決方法。一般由于死亡和缺乏精確的法庭病理學評估而延長時間,這包括了法庭昆蟲學領域(摘自O.J. Simpson的案件)和體溫分析。下面是一些有趣的關于如何確定死亡時間的事例。  

體溫

在犯罪現場的警察,通過對屍體體溫和屍體的僵硬度的探查,應該有能力去評估這個人死了多長時間。但更加精確的時間應該由病理學家在病理實驗室去判定。病理學家或驗屍官會記錄屍體的溫度、罪案現場的氣溫、受害者的體重和所有其他正確的規則,去確定引起死亡的適當變量來預測時間。據屍體的核心體溫將會每小時下降0.8K。但還應該因周圍環境的溫度變化、濕度水平、空氣的流動和屍體的水平位置而改變。這樣,距離真正的死亡時間越短,則越能夠準確預測。 

硬直

死亡後30小時,屍體出現僵硬,這過程被稱為"屍僵"。這是由于肌肉缺血和氧氣而僵直造成的。"屍僵"首先出現在受害者的眼皮和咽喉,並大約在612小時內漫延至全身。在此以後的另一個6~12小時會再恢復柔軟。偶然地,如果周圍環境的溫度非常低,同時死前肌肉處于長期的靜止狀態,則屍體不會出現僵硬。像體溫一樣,法醫官會檢測死亡後一段長時間的肌肉少活動的僵硬水平。  

眼睛的虛實

受害者的眼睛也可以看出死亡的時間。死後3小時內眼睛會出現一層增長著的薄雲。由于缺少眼後壓力,眼球會變得柔軟,其度數可作為測量死亡時間的依據。  

皮膚的顏色

屍體的顏色也可幫助確定死亡後約48小時或更長的時間。死後約48小時,細菌開始在皮膚上擴散,而造成明顯的綠色狀態。該顏色開始在下腹部,其後到達手和足部。死後大約4~7天,皮膚會變成大理石一樣的外觀,那些紋理更接近皮膚的表面,成為顯而易見的特征。  

血塊

血塊是確定死亡時間的重要依據。當血液停止流動時,會集中于身體最低處,而引起該處皮膚變成粉紅色或紅色。這個過程在死亡6小時後完成。對血塊的分析將有助于了解死亡的方式(注意血塊的位置和血塊形成時身體的狀態)。然而,這過程僅提供死亡的理論時間。  

消化系統

受害者的消化系統和內內存物,能為死亡時間提供重要的線索。咀嚼的食物首先通過食道,然後數秒後到達胃部。3小時後離開胃,並在進餐後6小時在小腸中前進。在小腸的一半路程時開始進入大腸。如果受害者小腸是空的,將顯示距離受害者死前的最後一餐已經過了8小時。消化過程通常要用一天多一點的時間,但可能會受到嘔吐、喝液體、恐懼或藥物的影響。病理學家也會暫時記錄在消化系統中食物消化協調的恰當水平。在極少的案件中,一個狡猾的殺人犯企圖迷惑調查人員把受害者的最後一餐時間提前(以解釋受害者死亡時他們在某一處地方)。他/她可能用手喂飼加工食品(類似咀嚼食物)進入受害者的胃。如果是這樣,收集在胃里的食物將比正常情況的缺少消化。因為死亡後胃部的運動已經停止,由于胃酸的存在,食物可能真正地出現些微的變壞。但在年長的人中會出現前面提及的狀況(嘔吐、恐懼、藥品攝入),食物消化效率是會改變的 

死亡的式樣

經過進行驗屍後,法醫官會對死亡的方式提供富有價值的信息。關于死亡的方式,主要有四種類型。包括﹕自然死亡、意外死亡、凶殺和自殺。在驗屍中發現的信息,不僅關系到因什麼而死、怎麼樣、什麼時候和在哪里發生,也涉及到顯示了什麼方式。   

自然和意外死亡

自然死亡是最常發生的。這個範疇的死亡方式,包括心故障、疾病和睡眠中過世等。驗屍顯示死亡的某些方面,無論是發生得很突然、出乎意料,或是該人病危和最後的兩周內沒看醫生。意外死亡很普遍,但如果警察懷疑意外事故是故意的或能避免的,一個刑事調查將會展開。當一塊安全部件從危險的機器中拆卸,而造成本來可避免的一場事故,則將被認為該"意外事故"是完全處心積慮策劃的。  

殺人和自殺

謀殺,即罪犯的意圖是故意地導致他人死亡。一些謀殺的普通例子,包括﹕槍擊、刺殺、令人透不過氣來、扼殺、用鈍器襲擊和火燒。每一種武器都會留下獨特的痕跡在屍體上,病理學家可以鑒別屬于哪一類型的武器,和用來指導調查員去了解真正的謀殺工具。一般的殺人罪,雖然不以殺人作為意圖,但仍被認為是殺人者。自殺,意思是故意地剝奪自己的生命,幫助其他人自殺是違法的。兩個一起生活的人同意一並去自殺,如果其中之一人還生存,則他/她將被控告為一般殺人者,或誤殺罪。  

強暴的印記

不管他們如何努力隱瞞,凶手總是會留下強暴的印記在他們的受害者身上。在驗屍過程中,如果是使用了藥物或毒藥,這些印記可能較難發現,但這些代用品仍然可在血液測試中被識破。受害者所經歷的強暴的等級和跡象,會立即在測試中顯露出來。   

內外檢查

在驗屍中,可能無表面的跡象顯示出受害者經歷了腦溢血。在內部測試中進行的腦掃描,是唯一讓驗屍官了解可能由于突然襲擊頭部造成腫塊的途徑。皮膚顏色外觀的改變,也能導致了解犯罪事實,因為一些致命的代替品能夠改變屍體的物理外觀,例如,一氧化碳能使皮膚顏色變成粉紅,和胸脯撞擊會引起臉上有針點血斑。當很多針點血斑出現時,臉孔會變成藍色。  

瘀傷

當一些硬器和鈍物強有力地踫在皮膚上導致血管破裂時,皮膚瘀傷會出現。瘀傷的外形通常會顯示出襲擊從哪里來,和瘀傷的顏色會表明受傷已經有多久。隨著瘀傷的痊愈,它會變成紅紫色、繼而褐色、到綠色和最後是黃色。瘀傷不是精確了解受害者怎麼樣送命的途徑,因為在死後一段短時期內,對瘀傷的解釋每一個人都是不同的。扼殺在頸的周圍也有重大的瘀傷。手、衣物和繩索通常都會在頸周圍留下清楚的扼死物印記。如果扼死物是非常柔軟的物件,它可能很少或沒有留下印記,但進行頸部位的解剖,是能夠在皮下找到組織的瘀傷。  

刺傷

在皮膚上的刺入形狀能夠顯示出該武器的一或兩個切割邊緣,同時刺入的角度和方向也能表明死亡是意外的還是故意的。例如,割脈自殺的手上刀口應是向外的。另外,傷口的深度也能顯示刺入時的力度,以及是否有意殺死受害者。手上的傷痕如果顯示是用刀進行過搏斗,則表明該傷口是在犯罪過程中造成的。雖然有在刺傷後故意擴大傷口範圍的個案,但在皮膚上破口還是能夠提供很多有關信息的。  

射擊

槍擊傷口能夠提供有關死亡周圍環境的信息。例如,它可以排除自殺的可能性。槍傷口的尺寸會提示槍支的類型和子彈種類。傷口周圍的燒灼痕跡,會揭示受害者受到槍擊是近在咫尺,還是較遠距離。武器在受害者近距離開火,會造成一個單一的大傷口。但在遠距離形成一系列的單一傷口的話,則表明有幾種武器曾開火。用這些傷口作為證據,病理學家會估計受害者之間的大概距離,以及通過槍和火藥標本,能辨別拿著導致受害者死亡的那枝槍是哪一個人。當身體受到電擊而不立即處理導致死亡時,在身體上發現的燒傷可能是致死的潛在原因。在身體上小型的燃燒會導致電死的結果,但致命劑量的電流通常會引起皮膚的灼熱。在水中的電流通常在身體上不留下痕跡。外部的損傷常常會顯示出導致不幸的內傷。這是一個在身體上造成瘀傷的實例。瘀傷可能是由強大打擊造成致死內出血而形成。大腦損害可能是由于沒有留下印記或傷口的致死腦出血引起。搖動嬰兒綜合癥也是相同的類型,當嬰兒的頭被猛烈搖動時,會引起腦出血,而導致失去生命。 

襲擊

襲擊證據顯示為破裂、內出血和斷骨。在襲擊中,腹部的器官先受損,因為身體沒有為它們提供足夠的保護,不象心和肺那樣受到胸廓的保護。肝和胰的破裂會引起膀胱和胃部傷口。受害者多死于進入腹腔的內出血多于器官的故障。鼻子、下頜和肋骨的骨破裂是最普遍的,因為它們比腿和臂膊的骨骼要容易碎裂很多。雖然身體左右邊的骨骼都會破裂,但普遍出現在左側,因這邊易受襲擊者的右手襲擊。  

證物的貯存

證物的適當保留和貯存是驗屍的重要部分。在驗屍開始時,驗屍官要確保每一樣東西都是衛生的,以避免屍體的證據受到污染和為了人體健康。每一次驗屍開始,應該依次抽取樣本﹕主要器官、組織、身體的流暢性、血液、毛發、手指甲、口腔、性器官、直腸,並把它們取出和放在校對的污染物容器里。主要的個別器官會被稱量和包裝貯存在雪櫃內,直到被送去測試和分析。證物的收集和貯存的適當操作是非常重要的,因為這種證據將包含在驗屍官的報告中,並在法庭中成為呈堂證供。  

查證

當在犯罪現場發現一個污點時,首要任務是確定這是血,還是一些其他的體液。這通過一個簡單的測試來做,包括當血中的過氧化物黴與血紅蛋白混合時,溶液會改變顏色。另一種普遍使用的測試,是用luminal鎮靜劑噴霧,它能使任何含有血的殘余在黑暗中發光,同時能讓已經洗擦的地方,浮現出血的痕跡。下一步驟是確定血液污點是否屬于人類的。血清學家,即研究血液的人,把標本和測試溶液放入有凝膠層的玻璃盤上的小穴里,這兩者會向前互相聚集。如果標本是人血,它會容納人的抗原,和在那里兩種溶液會相遇在凝膠層的玻璃盤上,而形成一條顯而易見的鏈子。  

測試

決定血跡屬于某個人,要調查其血型。人血包含了超過100種不同的抗原,因此,要測試每一個單一品種,是浪費時間和不切實際的。血清學家改為用一定數量的不同血液測試技術,但最常用和有效率的技術是ABO系統。這個系統也用于決定捐血者和受血者的兼容性。ABO血型系統包含檢查紅血球表面對兩個知名的A B抗原的兼容性。這個測試是用兩種溶液來做的﹕一個含有A型抗體,另一個含有B型抗原。第一種含有A型抗體的溶液與A型血混合時,將會凝集成叢。同樣的概念可用于測試B型抗原,當含有B型抗體的溶液,將會使含有B型抗原的血液凝集成叢。如果血液在含有AB抗體的溶液中發生凝集,則該血型是ABO型血不會凝集其他的血型,因此會被識別,因為它是獨一無二的。最後結果,血液組別可標識為+-圖形,當血液中存在知名的Rh因子(命名于第一個被公認的獼猴之後)為(+),沒有則(-)。用一種抗體溶解Rh蛋白質,最後得到血型的組別包括﹕A+A-B+B-AB+AB-O+O-  血液分析是一種最直接的破案方法, 因為他能確定一個人的身份.  

其他的體液

血液不是唯一被血清學家測試的身體分泌的液體。唾液、精液、尿和排泄物等都含有DNA,它們會被拿來與嫌疑人作比較。在有關強奸的案件里,調查人員需要在藥簽和污點里找出精子,測試確定﹕它與SAP(精酸磷酸黴)、精胺和維生素B復合體choline等接觸時,會變色。顯微鏡也可用來觀察個別的精子,但這種技術不精確,即使進行了強暴,可能會因為強奸者進行了輸精管切除術,在顯微鏡下都找不到精子。然而,血液、精液和尿樣本都含有DNA,它們含量雖少,卻能正確地指證犯罪分子。  

體農場

腐爛也可推斷一個人死了多長時間,在Tennessee,U.S.A.,建立了一個特別的區域用來研究屍體怎麼樣和為什麼會腐爛。這個研究農場,知名的屍體農場,是由 Bill Bass,一個法庭的病理學教授在1981年建立的。通過對其所有的腐爛屍體的研究,Bass和他的學生們發現一系列的因數對身體的腐爛起作用。他們發現中,包括了蒼蠅和蛆在溫暖的天氣里,把一個身體變為骨架不需兩周的時間,臉部總是最先腐爛,因為蛆最喜歡濕潤的地方。他也觀察到淹在水中、藏匿在車行李廂里或包在塑膠中的屍體有多快腐爛,以及當一個人的頭被火燒時,頭腦多快達到沸點而引起顱骨爆炸。如果人頭沒有爆炸,則意味著受害者的頭已經被擊破,致使蒸氣泄漏。

 

 

屍體農場-----研究屍體腐爛----1

屍體農場-----研究屍體腐爛----1

 

 

屍體農場-----研究屍體腐爛----2

屍體農場-----研究屍體腐爛----2

 

 

測試DNA能正確地指證犯罪分子

測試DNA能正確地指證犯罪分子

 

光學掃描 免解剖驗屍

瑞士一組醫生利用一種名為「虛擬解剖」(virtopsy)的嶄新技術,以立體光學掃描器,毋須解剖,每年替100具屍體驗屍,便能找出八成死因。

年驗百屍 可知八成死因

伯爾尼大學教授塔利(Michael Thali)數年前發明了「虛擬解剖」技術,自2006年起替瑞士蘇黎世突然死亡或非自然死亡的死者驗屍,「毋須解剖,可找出六成至八成死者傷勢及死因」。「虛擬解剖」屍體會被放在一張測試桌上,掃描器將隨屍體外形掃描,兩名技術人員利用電腦檢視數據,整個過程需時30分鐘。塔利說﹕「伯爾尼大學是現時全球唯一結合了外形掃描、電腦磁力共振掃描、屍體血管造影及切片檢查技術的地方。」電腦掃描會掃描屍體骨傷及腦部受損情,磁力共振掃描軟組織,血管造影會檢視血管內部情。塔利透露,安裝有關儀器的成本高逾200萬瑞士法郎(約1550萬港元)。「虛擬解剖」技術的最大好處,是毋須解剖屍體,只需利用立體掃描結果作分析,有關電子紀錄更可在互聯網分享。塔利表示,美軍(Dover)多佛爾空軍基地正使用有關技術,替死去軍人驗屍。不過,塔利認為有關技術短期內還未可取代傳統解剖技術,「現時傳統解剖仍不能被取代,『虛擬解剖』可用作解剖車禍死者,但不能解剖新型流感死者」。

 

 

 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歡迎轉載以內各文章,但一定要列明文章之出處,違者,自負盜取版權的刑事責任。只要加上以下的外連接,便可獲准轉載使用權。 文章出處 :    http://jennywong1932.mysinablog.com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